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正太见习骑士的后宫学园生活](01-03)[作者:kkmanlg]
[正太见习骑士的后宫学园生活](01-03)[作者:kkmanlg]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250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话后宫学园的性生活开始了
 
  咚咚……
 
  早上。有人在敲门。
 
  「哈啊啊……谁啊……?」
 
  罗夫从棉被爬出来。
 
  个子大概是成年人的一半身高。细到跟女孩子差不多的手脚。
 
  罗夫怎么看都只是个小孩,身上没有穿着睡衣,而是类似长袍的衣服。看起 来就像是这间老旧屋子的屋主,下床踏着沉重脚步。
 
  「就算没有跟人妻们一起去玩,也拿到这么多零用钱了,过个一阵子的颓废 生活也行吧……真不想起床……」
 
  揉揉睡眼,用青春期前的尖锐声音抱怨,打开门。
 
  跟罗夫同居的唯一一人,也是他的母亲,朋友很多。
 
  被妈妈的好友们叫去各个地方,最后一次被叫出去是几天前,结果预定一年 内都回不去了。
 
  因为,其中一人让我去读国内最好的学园。
 
  这种事是不错啦,但罗夫生性懒散,过着吃饱睡、睡饱吃的生活。
 
  「敲门没有回应,代表玛瑟妲妈妈出门了吧……妈妈不在家时,这些事情就 得由自己来,真麻烦。」
 
  罗夫来到家门前,边打呵欠边开门。
 
  「贵安,罗夫。很久不见了。」
 
  敲门的人,就跟字面一样,是个一看就让人醒过来的大美人。
 
  眼神透露出慈爱,有着鹅蛋脸的美女。
 
  巨乳毫不客气露出了一大半,连肩膀跟背部都给人看,身上只穿一件草绿色 的礼服。跟雪一样白的纤细手腕,戴上长手套。手环、脚环、装饰品都镶嵌了红 色珠子。有如金色丝线的长发,戴着让魅力更为增加的银色发饰。
 
  很有品味的银饰,以及服装,都是能够更加凸显出女性成熟身体的东西。 
  听说这位女性生过十七个小孩,年龄大约四十岁,怎样也不像啊。
 
  ──外表就像是十几岁的年轻少女,露出有如花朵盛开的笑容。
 
  「啊啊……」
 
  突如其来的访客,让罗夫说不出话。
 
  意料之外的美人,把睡意赶跑了。
 
  一年没见了。
 
  不只是外表年轻,就连气质都很优雅。态度温柔,还能烤出美味饼乾,是罗 夫最喜欢的妈妈友。
 
  「佩佩朵姐姐!」
 
  「真是的、罗夫,还叫我姐姐……我已经有年纪了喔。」
 
  美女用悦耳声音、为难说着。
 
  「像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哪能算是有年纪啊!」
 
  大美人蹲下来,抱住罗夫。
 
  温暖柔软的丰满肉体,感觉超爽。
 
  如果再长大一些的话,就不能这样享受了。
 
  (好爽……能够合法性骚扰。当个小男生太棒了!)
 
  就算是个还未长出喉结的男生,也知道自己鼓起帐棚了。
 
  (光是抱住就勃起了……柑橘系的香水也很棒……外表清纯,而且气质优雅 ……啊啊,如果能跟她来一发就好了。)
 
  在心里碎碎念。跟年龄不同,罗夫其实是个大色胚。知道他本性的生母,总 是说着『小色鬼』『外表是小孩的中年大叔』『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关键』。 
  「呐、罗夫……」
 
  大美人突然放开了。
 
  一团乱的头发。有点髒的脸。皱巴巴的衣服。让大美人看到皱起眉头。 
  「你都没好好打理穿着呢……」
 
  「哈哈,这阵子都在睡啊……如果知道姐姐要来,我就会把衣服穿好了。」 
  「不能这样……我可是来接你的喔?」
 
  听见这句话,知道大美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跟自己有关的事。
 
  「对了!佩佩朵姐姐要带我去读书的日子,就是今天!这阵子都一直睡,完 全忘记了,对不起。」
 
  「不必在意。有想起来就好。」
 
  大美人安慰。
 
  「那就走吧。已经先跟你的妈妈玛瑟妲打过招呼了,现在就出发也可以喔。」 
  「这样啊……但是,这个德性出门不好吧?」
 
  「在路上打理就好了……或者,也能使用《魔法道具》喔。」
 
  这么说后,大美人看着罗夫脖子上的首饰。
 
  金色锁子前面,镶着一颗磨成圆型的青色宝石。
 
  「这种事也知道啊。」
 
  罗夫也看看自己的首饰。
 
  「我知道呢。别看我有些年纪,我可是对魔法很清楚的。」
 
  大美人有些自豪说着,但态度并不骄傲。
 
  「虽然我是从玛瑟妲那里听来的。」
 
  大美人突然脸红。
 
  「那个……她把跟朋友们介绍罗夫时,所收到的介绍金存下来,拿来买的。」 
  「连这种话都说了啊。」
 
  罗夫很佩服。
 
  这个世界有名为《魔法》的技术。
 
  不是肉体的力量,而是心之力──用精神力作为代价,引发任意现象的技术。 
  魔法道具是用来发挥魔法效果的道具,罗夫身上的首饰就是其中之一。不像 是母亲会送给一个小孩的东西,魔法道具非常昂贵,所以随便说出去,很有可能 会被抢走。
 
  (把送给儿子昂贵东西的消息说出去……大姐姐很受妈妈的信赖啊……这也 让我知道妈妈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在心中说着,把对於佩佩朵『善解人意的大姐姐』相关评价,加上一句『值 得信赖(妈妈的眼光)』,在『打炮对象』的顺位中大幅上升。
 
  不过,这个大美人本来就排名第一,远远超越了第二位。
 
  「我喜欢让美人照顾,但打理还是得自己来。」
 
  罗夫决定不能这么邋遢,对佩佩朵说道。
 
  「既然是来接我……就是要去『王立骑士养成学园』吧?」
 
  大美人微笑。
 
  「咬咬……对了,王立骑士养成学园是干嘛的?」
 
  马车里面。吃着佩佩朵做的三明治,一边发问。
 
  马车左右,有两名骑马穿着铠甲的女人。那是护卫佩佩朵的女战士,包含驭 手总共三人。每个都是美人,穿着昂贵铠甲,看见邋遢的自己,感觉就像是看见 呕吐物。气量不像佩佩朵那样宽广。
 
  「……没听玛瑟妲说过吗?」
 
  「只知道是国内最好的学园……」
 
  「……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会答应啊,罗夫。」
 
  「怎么可能拒绝大姐姐的邀请?……咬咬……玛瑟妲嬷嬷说,这是个见识外 面世界的好机会,好好接受教育……我也想试试看。还说大姐姐已经付清所有学 费了。」
 
  罗夫说明,佩佩朵流出冷汗。
 
  「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会说明。如果对学园感到不满意,就直接说出来。现 在还可以拒绝的。」
 
  「好。」
 
  罗夫点头。佩佩朵认真说明。
 
  「罗夫接下来至少要待一年的学园,那是聚集国内优秀的年轻人们,培育成 优秀骑士的机关。」
 
  「喔喔。不愧是国内最好的学园……呐,那么好的学园,我这种乡下人读得 起吗?不是只收骑士的小孩?」
 
  「没有规定入学身分。只要求识字跟计算在一定程度,以及负担所有相关费 用。满足这两个条件,无论是骑士、商人、农民的孩子,都可以入学……罗夫的 状况,费用我已经付清了,读书的程度就不知道了。」
 
  「可以啦,玛瑟妲妈妈有教我,说是为了将来帮上疼爱我的大姐姐们,让我 读了很多书,还去像是专收有钱人的地方念书了。」
 
  罗夫说了,佩佩朵满意点头。
 
  「对,玛瑟妲有努力帮罗夫。现在可以跟我正常对话,也能理解内容。这样 肯定没问题的。」
 
  「大姐姐很熟悉学园啊。大姐姐认同的话,代表我具备入学必要的读书能力 了,可以放心入学……啊,可是。」
 
  「怎么了?」
 
  「我虽然会念书,但体力跟运动能力就不行了……魔法应该也学不来?我或 许没有才能吧……就算在学园锻炼,可能也无法提升。这样毕业后能当骑士吗? 国民们很难接受吧。现在还能过着好日子……还是别去学园好了。」
 
  罗夫叹了口气。佩佩朵流着冷汗说明。
 
  「毕业后……没有规定一定要成为骑士。不只是成为骑士替国王效力,也有 人自由生活,为了世界努力啊。就算入学了,未来也是由自己决定。在学园学习 的意义,不是当作成为骑士的仪式,而是锻炼自己──让自己跟自己以外的人, 能够有更多机会得到幸福。」
 
  「嗯……我知道了,大姐姐。」
 
  罗夫微笑。
 
  「我要入学。」
 
  如果毕业后,还能继续吃饱睡睡饱吃的话,就没问题。
 
  (而且,如果跟佩佩朵这类的大美人打好关系,往后的生活会更好过吧。) 
  罗夫在心里奸笑,佩佩朵换了表情。
 
  「谢谢,罗夫。虽然有点早,但这是祝福你入学的礼物。」
 
  佩佩朵拿出一个皮袋。
 
  把袋口朝下,倒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各种颜色的七颗宝石。
 
  「很漂亮啊……不过,我跟宝石不搭吧。还是大姐姐留着吧?戴在大姐姐身 上,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谢谢。但这与其说是装饰品,应该说是更实用的东西喔。」
 
  佩佩朵朝罗夫的胸口伸手。用双手握着罗夫首饰的宝石,以及她送出去的宝 石,念出发动魔法必要的『咒文』。
 
  「『アディション』!」
 
  以首饰为中心,散发耀眼光芒。
 
  「这样就结束了。」
 
  光芒消失,佩佩朵微笑,身体凑过去。
 
  「刚刚、在罗夫的首饰加上几种魔法效果。要确认看看吗?」
 
  「嗯,等等。『ミルミル』!」
 
  罗夫握住首饰的宝石,咏唱咒文。
 
  生母致赠的首饰──具有魔法校的道具,发出光芒,在空中显示效果的文字。 只要触碰这些文字,就能发动了。
 
  「啊、真的。只有两个,却能做到很多!」
 
  「调查对方健康状态的效果,以及瞬间端正容貌的效果吗?」
 
  佩佩朵看着倒反过来的文字,确认说道。
 
  「是啊。对我来说都很有用……大姐姐给我的道具,能让效果发挥得更好。 谢谢。」
 
  「该怎么说呢?虽然很高兴,但我更满意你能知道价值所在。送给你也没有 白费了。要好好充实学园生活喔。」
 
  「嗯!」
 
  罗夫很有精神回答。这个时候。
 
  「有不速之客呢。」
 
  佩佩朵温柔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
 
  罗夫歪着头时,马车减速、停下来。
 
  「下车吧、罗夫。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喔。」
 
  「虽然还不明白,但我知道了、大姐姐。绝对不会离开的。」
 
  「好孩子。在我的身边,比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
 
  罗夫慢慢起身,慢慢下车。虽然他有注意,但还是碰到了佩佩朵的大腿。 
  (哇!虽然情况不妙,但可以碰到大姐姐软软的大腿……太棒了!)
 
  佩佩朵带着罗夫下车,驭手坐在原位等候。骑马的铠甲女性们,则是守在佩 佩朵左右。
 
  「嘿,从马车出来的女人,跟这两个骑马的女人,都很不错啊!」
 
  突然,听见下流声音。
 
  「嗯?」
 
  不知不觉,马车跑在森林里。约一百公尺外,站着几十个男人。
 
  都是中年鬍子男。髒兮兮的,身上是陈旧皮铠,拿着剑跟斧头。
 
  「山贼?」
 
  「是呢。」
 
  佩佩朵毫无动摇。不像是装的。
 
  这让罗夫感到安心。应该没问题。
 
  「没错!咱们就是连小孩听到名号都不敢哭的『迪斯匹亚盗贼团』!在这里 就是要抓你们!」
 
  站在山贼团前面几部的黑框眼镜男人,应该是头目吧,插嘴罗夫跟佩佩朵的 对话。
 
  「眼镜大叔,是要打劫我们吗?」
 
  罗夫大声询问。
 
  「把你们卖到奴隶市场!或者当我们的肉娃娃也行……老子很有人情味的, 会好好对待你们!」
 
  后半段应该是对手下们说的。个个露出奸笑,伸出舌头。
 
  「真让人心痛……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会埋伏在这条路上。」
 
  「……什么?」
 
  佩佩朵伤心皱起眉头,罗夫歪着头。
 
  「为了你们好,最好别乱抵抗。我们人数更多啊!」
 
  头目恐吓,其他山贼也跟着吼叫。
 
  「很有自信啊。应该是认为几十个人对付四个女人,很轻松吧……这边的铠 甲女人,可能是传说中的战士。看起来就很强。」
 
  罗夫老实说,头目嗤之以鼻。
 
  「别多说废话了,小子。因为老子很清楚你们的实力,也很清楚咱们的实力 啊!」
 
  头目恐吓,拿起眼镜。
 
  「要说原因的话,就是不久之前从商人手里抢来的这个东西!」
 
  「眼镜?」
 
  罗夫脑袋浮现问号。佩佩朵说明。
 
  「那是可以看穿对手强度的魔法道具。名字是『探索眼镜』。看起来是很廉 价的东西,用途则是能够看出对手的能力。」
 
  听见佩佩朵说的话,头目炫耀。
 
  「知道的话就好!刚刚看见马车里面,小子的等级是1,铠甲女人是3,礼 服女人是2,相对的,我们这边都是等级都超过20的最强山贼团……怎样?知 道抵抗是没用了吧?」
 
  「可以看穿马车……就算被东西遮住了也能看穿,比外观的品质更高呢…… 可是,为何会认为我们的等级很低呢?」
 
  佩佩朵露出挑衅似的微笑。
 
  「什么?」
 
  「知道等级是可以伪装的吗?为了保持地方和平、剷除恶徒,所以才故意降 低等级喔?」
 
  左右的铠甲女性拔出剑,摆起架式。
 
  虽然站姿不变,但佩佩朵的气质变得锐利了。
 
  「用那副可以看穿我们能力的眼镜,好好看清楚吧。」
 
  嗡嗡嗡嗡嗡!
 
  突然,三人身体冒出斗气。
 
  「哇!怎么回事!」
 
  看见未知现象,罗夫惊讶摔倒。
 
  「只是稍微解放力量……只是如此……抱歉吓到你了,罗夫。」
 
  佩佩朵温柔微笑。
 
  「怎么……可能……」
 
  惨叫的人,是刚刚还充满自信的头目。
 
  「怎么回事啊、老大?她们做了什么?」
 
  「不要慌、那只是虚张声势……对吧、老大?我们更强吧?」
 
  一名山贼慌张询问,头目没有回答。
 
  「5……8……10……15……23……还在上升……」
 
  「老大、别一个人碎碎念,好歹说些什么吧!」
 
  其他同伴催促,头目满头大汗说了。
 
  「快逃……」
 
  「为什么?那是上等的猎物啊……啊!该不会……」
 
  「白痴、状况不同了!我们没有胜算……那是怪物……现在我们变成怪物的 猎物了!会被杀的!」
 
  头目大声说完,从腰际的袋子里,拿出手掌大小的白色球体,朝地面砸。黑 烟遮掩了山贼团。
 
  「那是烟雾弹?」
 
  罗夫好不容易才习惯,慢慢起身。
 
  乒……
 
  「刚刚……好像有冰块裂掉的声音……」
 
  听见声音看看周围,森林没有任何雪跟冰。
 
  「听错了吧……?」
 
  自己下结论时,山贼们大喊。
 
  「真的要逃吗?老大!就算对方很强,我们人数可是十倍以上啊!」
 
  「有命再说啦!」
 
  「我赞成老大的意见。不知道她们有多强啊!」
 
  黑烟方向,山贼们吵起来。
 
  分成要打跟不打的两方。
 
  从远方传来的脚步声,人数不算多。
 
  (怎么回事?)
 
  看看佩佩朵。
 
  虽然不知道她们有多强,但只有佩佩朵跟铠甲女人认真起来,应该能轻松消 灭山贼吧。看看铠甲女人们,拔剑出来后就不动了,应该是认为不应该主动投入 战斗吧。交给雇主佩佩朵来决定。
 
  「罗夫,绝对不能离开我身边喔……」
 
  佩佩朵平静微笑,但表情紧绷,就跟解放力量的时候一样。
 
  「开始讨伐。不要出现损伤。尽早结束。」
 
  「」是!「」
 
  ──铠甲女性大声回答。
 
  「哇……大姐姐们要把山贼杀光?虽然说是自作自受,也太过火了……」 
  看看完全没打算手下留情的铠甲女人们跟佩佩朵,下意识叹气。
 
  此时,天空突然变暗。
 
  「怎么……?」
 
  不知何时飞到上方,足以遮住太阳的巨大东西,朝着山贼们的方向坠落。 
  「那、那、那是什么?难道是龙吗?」
 
  喊出巨大怪物是什么生物的人,是山贼头目。
 
  类似蝙蝠的巨大翅膀,将黑烟吹走,把跟屋子一样高的树木弄断很多根。超 出常识的一幕,其他山贼都吓傻了。
 
  「正确来说,是『火龙』。」
 
  佩佩朵平静解说时,龙开口了。
 
  「哈哈……发现强大的力量了……看起来应该很美味的三个女人……不只好 吃……也能增强我的力量吧……」
 
  皮肤覆盖看起来很硬的八角形鳞片,龙照顺序看着佩佩朵跟铠甲女人。 
  「不妙吧……?」
 
  罗夫压低声音。
 
  听过龙的传说。对人类而言,是非同小可的灾祸象徵,这种铺天盖地的气势, 总算知道传说没有灌水了。
 
  「没事。我会守护罗夫。」
 
  佩佩朵用温柔声音说了,铠甲女人们把剑尖重叠一起。
 
  「【ハレワレワ テセワアヲラ力チ リナノモウ力タタ……デュアル?ビ ート!」
 
  互相重叠的剑尖,冒出巨大光辉。
 
  「刚刚是咒文……这个现象是魔法?」
 
  罗夫询问,佩佩朵说明。
 
  「这是几个人共同施展的『共同魔法』。如果能像她们一样心意相通的话, 力量比单人魔法强上几十倍。」
 
  铠甲女人的魔法光芒,形成不会输给龙的巨人外观。
 
  乒乒……乒乒……
 
  「……又是很像冰块破掉的声音?」
 
  突然听见奇怪声音,看看周围。
 
  可是,没有冰。
 
  抓抓头时,山贼们大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山贼们畏惧惨叫,巨人殴打龙的头部。
 
  砰!
 
  「……咕……呕……」
 
  巨人一直打龙的头。龙被打了两三下,用尾巴攻击。把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 攻击巨人。
 
  咚!
 
  巨人倒下,压断许多树木,用单手撑起身体,立刻站起来,挡住尾巴。 
  「喔喔!放开……放开!」
 
  巨人把尾巴夹在腋下,一直打龙的头。龙一直被打到要害,慢慢倒下。 
  「喔喔!打倒龙了!」
 
  「她们果然是怪物……趁她们还没注意到,快逃!」
 
  好不容易保住一命,山贼们也没有高兴到哪里去。
 
  这个时候。
 
  乒……乒乒乒乒……啪哩哩!
 
  「这次声音更大了,大姐姐有听到吗?」
 
  抬头,发现佩佩朵看着上空。跟着看过去,说不出话。
 
  「那是什么……啥!?」
 
  注意到异状的山贼们,也跟着抬头,吓到下巴阖不上了。
 
  天空出现黑色龟裂。里面慢慢出现一个跟山一样大的巨大身体。
 
  「又是龙?比刚刚那只还大……!」
 
  睁大眼睛。下一瞬间,龙完全跑出来,龟裂慢慢填补,变回正常的天空了。 
  「龙龙龙……我竟然掉下来了……!」
 
  张开翅膀停在空中的龙,莫名大喊。
 
  「强大力量……对了、人类……就是你造成的……!」
 
  龙伸长脖子,盯着佩佩朵跟铠甲女人。
 
  「这是……与其说是敌意,更像是杀气?啊啊……死定了……跟那只龙比起 来,巨人就跟小孩没两样……啊啊……死之前能够跟大姐姐打一炮就好了……」 
  罗夫灰心,佩佩朵说了。
 
  「没事,我说过会保护罗夫的。」
 
  听见温柔声音抬头,看见佩佩朵微笑。
 
  表情看不出失落,而是能够突破这个绝望状况的可靠笑容。
 
  「罗夫,还有一些时间,听仔细了……」
 
  看见龙的脸颊慢慢膨胀,佩佩朵解释。
 
  「『魔物』是异世界的生物。像刚刚那样发动强大力量,导致时空扭曲时, 异世界生物就会掉下来。也有可能从我们的世界掉过去,就变成那种生物了。」 
  「所以……使用强力魔法时,可能出现召唤出那种魔物的副作用?」
 
  看看龙张大嘴巴,喉咙里面有火炎凝固的东西,罗夫询问。
 
  「那要看状况决定。举例来说,就算用了把山轰掉的魔法,一般也不会形成 扭曲。不过,一旦有什么原因导致容易发生扭曲的话,就不宜应了……目前还在 调查,看来这个地方有发生一些异状,导致扭曲容易发生……刚刚打倒的火龙, 并不是栖息在这里的生物呢……唉呀。」
 
  原本昏倒的火龙,张开翅膀。
 
  「龙龙龙……可恶,通通化成灰吧!」
 
  火龙飞到马车上方,张开嘴巴。
 
  喉咙喷出火炎的瞬间。
 
  喔喔喔喔喔喔喔!
 
  被更上空的龙喷火消灭了。
 
  「啊啊啊啊!」
 
  覆盖视野的大火,罗夫尖叫。
 
  「【大地的伟大手腕】!」
 
  不只是罗夫跟山贼,整座森林被火炎吞没的瞬间,佩佩朵咏唱咒文。应该是 防禦魔法吧。手发出白光,盖住整座森林。
 
  「什么……人类的光之魔法……挡住我的火炎……!」
 
  看见火龙烧光,变成光芒粒子,龙哀号了。
 
  「替刚好掉到这个世界的你感到同情。可是……我不许你伤害这个孩子…… 『战女神的剑闪』!」
 
  佩佩朵发动防禦魔法时,伸出另一只手。
 
  手腕发出银色光芒,贯穿龙的胸口。
 
  啊啊啊!
 
  龙跟火龙一样,化为无数的光芒粒子。
 
  粒子消失,换成出现许多大颗宝石。
 
  「得救了,这次换成下宝石雨?」
 
  「魔物在这个世界被打倒时,灵魂回到原本的世界。此时,留下肉体形成的 宝石。宝石的大小、数量、品质,会根据魔物的强度产生改变,但龙一类的魔物, 宝石品质是最好的。」
 
  看见彷彿冰雹一般洒下来的宝石,佩佩朵微笑。
 
  「没有危险,可以安心了,罗夫。」
 
  佩佩朵说了。
 
  她应该随时都用魔法道具,观察周围吧。发现山贼跟火龙的气息,所以才能 冷静应对。
 
  「谢谢。大姐姐不只是美人,还是强大的魔法使。太厉害了。」
 
  「呵呵,过奖了。」
 
  佩佩朵害羞微笑。这只有短短一下子。接着,她吩咐铠甲女人们绑住山贼团、 回收宝石,让驭手把山贼交给留在最后的仆人带走。原本只有要跟龙战斗,但也 顺便把山贼抓住了。
 
  山贼们看着宝山,也不敢动。应该是吓到没力了吧。不敢抵抗了。
 
  「事后处理需要一些时间,没办法立刻出发,对不起啰。罗夫要在马车里面 休息一下吗?」
 
  自己没啥可做的。只能乖乖听话。
 
  (连事后处理都很熟练……果然好想干这个大姐姐啊……在抵达学园之前, 一定要跟大姐姐……一定要跟佩佩朵打一炮。)
 
  进入马车之前,看着佩佩朵性感的背影,这么发誓。
 
---------------------------
 
            第二话王立骑士养成学园
 
  (新生包含男女在内──百人吧……有大美人……肌肉男……在这当中,我 是最矮的。)
 
  离家后几天。来到王立骑士养成学园的大厅,参加入学典礼。
 
  秃头的中年学园长,讲个不停。
 
  底下的学生们都很认真听,罗夫则是左耳进右耳出。
 
  (真无聊啊。如果是美人讲话就好了……真可惜……结果没有跟大姐姐来一 发。)
 
  想说一定要干到佩佩朵,结果当然没有。白天几乎都在马车上,晚上还有护 卫的女性在身边,没办法出手。
 
  用死鱼眼听着时,学园长讲完了。
 
  「接着,由理事长佩佩朵?迪亚拉?哈席斯大人致词。」
 
  听到司仪说出来的名字,罗夫清醒了。
 
  (佩佩朵?我不知道大姐姐的姓氏,但名字是一样的……理事长记得是个女 的。)
 
  听到名字,心跳加速。
 
  「啊。」
 
  睁大眼睛。是个熟悉的女人。
 
  「年轻的骑士种子们,贵安。我是理事长佩佩朵?迪亚拉?哈席斯。跟我们 《哈席斯》王国深有渊源的这所学校……」
 
  理事长等於是学园的门面。那张凛然外表、威严气质,看起来就很神圣,而 且是妈妈友。
 
  「竟然是理事长啊……」
 
  对意料之外的再会感到惊讶时,旁边的青年说了。
 
  「这里是王国最优秀的学园。既然是那位睿智美丽的王妃殿下,担任学园中 枢……担任理事长的职务也不为过。」
 
  那是很强壮的男生。声音感觉得到坚强意志。精悍脸孔。简直就是英雄故事 的主角。
 
  「王妃殿下……大姐姐……不、理事长是这个国家的王妃殿下?」
 
  「是啊……王妃殿下担任理事长,有什么好惊讶的?」
 
  青年歪着头。总不可能说王妃兼理事长,是自己妈妈的朋友吧。就算说了也 不会相信。
 
  「王妃殿下竟然是理事长,我吓了一跳。完全没听过啊。」
 
  「完全没听过?」
 
  没想太多,就老实说了,青年张大眼睛。
 
  「是为了有一份文凭,才入学的吧。」
 
  另一边的男生说了。身高比青年高了一个头,却很瘦弱。
 
  「既然只是要一张文凭,不晓得学园的事情也没差吧。」
 
  「是这样也没错啦……我算是农民啊。」
 
  虽然妈妈友们时常给自己零用钱,但有时候也会跟生母一起种田,用农作物 交税。但生活比一般的农家好一些,也没办法抬头挺胸说自己是农民。
 
  「喔,除了我之外,也有人是农民啊。」
 
  高个子旁边的青年说话了。
 
  比罗夫高一些,胖胖的,看起来就是农夫的圆鼻子,诚实眼神。
 
  「不过,你看起来很矮啊。」
 
  「时常被这么说。」
 
  「嗯……声音听起来也很高……难道还没变声?」
 
  「我的成长期好像慢了些。连乳牙都有。」
 
  不能当作没听到,随便回应。
 
  「不妙。好几个老师看这边了。聊天先打住吧?」
 
  「对不起。」
 
  亲切的青年提醒,罗夫跟其他人都闭上嘴巴。
 
  (不过,王妃殿下是理事长啊……看起来就是个贵妇,没想到身分这么崇高。) 
  看了专心演讲的王妃,在心中碎碎念。
 
  (越来越想干她了。这可是最棒的女人……这下子,得努力毕业了。然后, 跟她打一炮当作毕业礼物。)
 
----------------------------
 
             第三话怕寂寞的淫魔
 
  「听好!」
 
  蓝天底下。
 
  森林前面。
 
  从王立骑士养成学园搭乘马车,往西南方几天后,两百名新生在《古雷普恩 大森林》的入口集合。
 
  「教养、战术、魔法。各位新生,在这几个月努力训练,提升能力。接下来 是跟魔物战斗的训练。在这座森林出没的魔物,都是你们足以应付的。尽管表现 吧!」
 
  带队教官的最高负责人、上级骑士说完后,学生们分成各班列队。
 
  「虽然说要放轻松,但一个不小心也可能丧命。」
 
  「入学规定有提过,训练中死亡的话,学园不必负责。」
 
  「死了就完了。在不会死的前提下努力吧。」
 
  「加油。」
 
  罗夫的队友,是开学时有聊过天的青年们。
 
  下级骑士的儿子西姆。瘦弱的商人儿子华卡鲁。胖胖体型的农民儿子多多。 
  学园基本上会以同班同学来编组,念书跟训练都是组队进行。这次讨伐魔物 的训练也一样,四人小组。
 
  「进入森林之前,先确认基本战术。」
 
  自然而然成为队长的西姆说了,其他三人点头。
 
  「跟魔物战斗的时候,由强壮的多多担任诱饵。」
 
  「好。」
 
  因为被魔物碰到就会受伤,多多身上穿了铠甲。
 
  「此时,由擅长魔法的华鲁卡,对我施展强化身体的魔法。」
 
  「了解。」
 
  华鲁卡拿着增强魔力的木杖、身穿长袍,点点头。
 
  「我利用华鲁卡的支援提升能力,跟多多一起打倒魔物。有必要的话,也请 华鲁卡使用魔法支援。」
 
  肩铠、胸铠、背铠、腰铠、护颈、战靴。轻装骑士装备的西姆认真说了。 
  「对。这样就能歼灭敌人。」
 
  西姆对罗夫说了。
 
  「你的任务,是在遇到魔物的时候,观察魔物等级,以及随时警戒周围。华 鲁卡也要观察魔物等级,你对魔物的相关知识很丰富,应该能帮上忙。如果没意 见的话,我会判断是要战斗、或者逃走。战斗的时候,对周围的警戒会自然放松, 罗夫的任务很重要。拜託了。」
 
  「嗯。」
 
  罗夫点头,穿上跟华鲁卡类似的长袍。
 
  (都是些好人啊。)
 
  在心中碎碎念。
 
  藉由学校的课程,自己的体力也增强了。
 
  学会了一些魔法。
 
  不过,实力在新生当中是最烂的。
 
  所以,队员们不会让他冒险。
 
  他的任务,也有华鲁卡帮忙。
 
  不只这次,往后也一样吧。
 
  (有恩必报。不只是为了毕业,也是为了回报他们的好意。)
 
  想着这些事时,突然有人大喊。
 
  「该去猎杀魔物了吧。喂,快走。我可不想被低等级的魔物碍事啊。」 
  很有野性的脸,穿着轻装铠的青年,用下巴对同伴示意。
 
  「文部启蒙大臣的儿子啊……吵死人了。」
 
  华鲁卡皱着眉头。
 
  「最不想碰上的类型啊……啊,果然剩下的两个人都过去了。」
 
  罗夫点头,其他学生们也像是不想扯上边,纷纷转头,另外两组大臣儿子的 队伍走过去了。
 
  「那是我要说的。今天我要证明国土基盘大臣的儿子、本大爷才是最优秀的。 你太碍眼了,滚去跟史莱姆玩耍吧。」
 
  跟多多差不多的胖子,铠甲简直跟刺蝟一样,眼神异常凶狠的青年开口嘲笑。 
  「大臣的儿子闪一边去。由身为王女的本公主,梅莉娜?比亚拉、哈席斯, 将邪恶的魔物一网打尽。」
 
  国王的女儿,总是摆出骑士态度,简直就是《姬骑士》的女生,眼神恶狠狠 的。
 
  大臣的儿子们跟王女互瞪,但都是同类。
 
  不尊重他人,依靠显赫家门摆威风,将队伍规则抛在一旁,自以为优秀的人。 在宿舍生活也不会尽到义务,把工作都推给其他人。
 
  当然也有对权力摇尾巴的哈巴狗,但大部分的学生都讨厌他们。
 
  「虽然人不可貌相,但她竟然是理事长的女儿啊。」
 
  看着姬骑士,罗夫说了。发色跟眼神──凛然美貌跟母亲很相似,却完全看 不出温柔。
 
  「国王跟王妃有十七个孩子啊。梅莉娜公主似乎是跟父母最不像的。就算是 一般人,孩子也不会完全像父母啊。像公主这种例子并不少见。」
 
  西姆说了。
 
  「最好不要跟他们扯上关系。比起那场闹剧,西姆,什么时候要进去森林?」 
  「等他们都进去再说吧。反正没有规定要打倒多少魔物。」
 
  没有意见,等一阵子再进去森林。
 
  「出现了。」
 
  负责当肉盾的多多,走在几步前方,摆起架式。
 
  罗夫他们观察地面,走在比较平坦的地方。训练目标是击退怪物。没有说要 打倒多少只,但如果往没有怪物的地方走过去,就失去意义了。不战斗的话就无 法成长。
 
  「四只脚的兽型魔物啊。」
 
  西姆自言自语。
 
  从树荫出现的怪物,张大嘴巴。脸跟尾巴是狮子模样,头跟脚则是狗獾。 
  「计算等级。」
 
  罗夫轻松说说,这是他的工作。
 
  一只。在进去森林之前,教官说过这里都是低等级的怪物。
 
  没必要慌张。
 
  「我看看……名字跟等级是……」
 
  看着两百公尺外窥探这边的魔物。
 
  此时,只有罗夫眼里浮现怪物的名字跟等级。这是利用学校借来的魔法道具 《搜索眼》。
 
  手掌大小的圆球,能够跟自己体内的魔法力量同化。只能知道敌人的等级跟 名字。
 
  「名字是《リユークロコッタ》。等级五。」
 
  罗夫报告,华鲁卡複诵。
 
  「我观察的结果也一样。建议战斗。他的背部防禦力很高,瞄准腹部。让他 摔倒露出腹部。」
 
  华鲁卡说了,战术跟交战建议都很妥当。
 
  西姆的等级31。华鲁卡跟多多是27和25。可以轻松获胜吧。
 
  (我的等级3,但不战斗就没差。)
 
  所有人视线集中在西姆身上。没有反对意见。
 
  「了解。战斗吧。靠着至今累积的战斗训练,就能赢。虽然不用太担心,但 也不能大意。」
 
  平常都很稳重的领队,面对随时出现危险的状况,语气尖锐。
 
  「上吧……!」
 
  多多打算突击时,停下脚步。
 
  从怪物左右两边的树林中,出现同样的怪物。
 
  「变多了……扣掉一开始的那只,从左边开始是等级5、4、2、3,多了 四只,总共五只。」
 
  「这边的结果也一样……」
 
  华鲁卡平淡说出观察结果。
 
  大家视线集中在多多身上。
 
  (怪物的等级很低。对上五只也能赢。只要多多别大意就好。)
 
  怪物露出獠牙。
 
  打算一起咬多多吧。
 
  铠甲的防禦力很高,不会受伤,但精神会受到打击吧。第一次战斗都是这样。 
  「没、没事!他们就跟小狗没两样!我是来战斗的!不能在这里退缩。」 
  发现所有人在担心吧。多多逞强说着。
 
  「是吗?那就战斗吧,多多。」
 
  西姆确认没人反对后,宣布战斗。
 
  「喔喔……【ロミ ロミ ヲレオ ワルメダーチ】!」
 
  多多前进,咏唱咒文。
 
  这是让声音范围内的魔物,注意力通通放到他身上的魔法,怪物同时攻击。 
  咬!
 
  头顶、左右手、侧腹、左脚。张开大嘴的怪物,咬住多多,铠甲发出声音。 
  「做得很好、多多……【クヨツ クヨツ レナ フィジカル?バイン】!」 
  华鲁卡的身体强化魔法完成,西姆全身发出红光。
 
  「现在去救你了!啊啊~~!」
 
  西姆冲过去。
 
  一般来说,怪物会把目标改成靠近过来的人类身上,但因为多多魔法的关系, 怪物只看着多多,一直咬住嘴里的铠甲。
 
  西姆瞬间切开怪物们的弱点腹部,怪物倒下。
 
  嗄嗄嗄嗄!
 
  五支魔物没过多久,变成光芒粒子,最后只剩下宝石。
 
  「罗夫,周围有敌人吗?」
 
  「没有。静悄悄的。」
 
  「回收宝石吧。罗夫,拜託你负责捡。我们警戒周围。」
 
  没有人反对,各自进行任务。
 
  「比婴儿拳头更小的宝石。有五颗……一只一颗啊。」
 
  跟龙留下的宝石差了许多,罗夫说着。
 
  「强大魔物通常会出现上等宝石,等级3的魔物就只有这样啰。」
 
  「校规是得把宝石通通上缴给学园,但应该会有人私吞吧。」
 
  「我是不晓得一般是怎样,但有可以判断是否说谎的魔法。如果碰上这种魔 法就死定了。如果是大人物的儿子还好说,普通学生不能违反校规。」
 
  「校规有说,打倒魔物获得的宝石,有一成会还给学生。衣食住免费了,还 能赚一些外快。但如果私吞就会被退学了吧。还是老老实实遵守校规比较好。」 
  西姆提醒。
 
  「是啊。」
 
  毕业是最重要的,罗夫对钱也没什么兴趣,点点头。反正当个小白脸,跟人 妻们要零用钱,赚得还比较多。
 
  「如果有钱赚就好。像你们这样用学园提供的装备就算了,我可是使用以后 会买下来当作前提的租用装备耶。我想快点把租金还清,让装备变成自己的。」 
  「那就尽量赚吧。」
 
  这次战斗最危险的多多,露出牙齿笑着。
 
  铠甲没有伤痕,人也没有受伤。
 
  「恢复正常队形,继续探索。多多是前卫。不只罗夫,所有人都别大意了。」 
  所有人继续走。
 
  「好累。」
 
  罗夫在泉水旁边伸懒腰。
 
  同伴们在不远处休息。等级最低的罗夫,拿了所有人的水筒过来汲水。 
  「虽然很麻烦,但不打起精神的话,他们会感到厌烦吧。」
 
  同伴们很关心自己,但如果自己总是随随便便的话,他们可能会看不过去吧。 
  『跟同伴们走失了吗?』
 
  「咦?」
 
  脑中突然出现很好听的声音。
 
  「在哪里……?」
 
  看看周围,没有人跟怪物。
 
  『是我喔,罗夫。我是佩佩朵……在开学前送给你的魔法当中,也有通信魔 法吧?』
 
  冷静听听,确实是这个国家的王妃、学园理事长的声音。
 
  「是有啦……但没什么使用魔法的机会,都忘光了……好久不见,大姐姐。 还好吗?在做王妃的工作吗?还是理事长的工作?」
 
  从入学之后就没说过话了。
 
  跟最喜欢的女性说话,声音自然很高兴。
 
  『谢谢你隐瞒我的身分……因为很难坦白。』
 
  王妃可能把刚刚的话当成挖苦吧,声音低沉。
 
  「啊……我才要抱歉。听起来很刺耳吧。我不会在意。就算知道大姐姐的身 分,对我来说,您依然是温柔的大姐姐。」
 
  『太好了……因为怕你会讨厌,至今都没有提起……可以安心了。』
 
  佩佩朵很乾脆相信了。
 
  『呐,刚刚说的呢?跟同伴们走失了吗?这样的话,要我帮忙换人吗?』 
  「没问题,大姐姐。如果真的那样做,我会很困扰。现在同伴们都是很亲切 的人。」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说喔。我会立刻解决的。』
 
  「谢谢,大姐姐。」
 
  对方是一国王妃,是个优秀的魔法师。是可以信赖的人。
 
  「对了,有一件我很在意的事情。」
 
  『是什么呢?什么我都可以回答。』
 
  「梅莉娜同学,是大姐姐的女儿吗?个性完全不同。」
 
  『……给罗夫你们带来麻烦了呢……可是,那孩子不是故意的……身为生母 的我,可以这么断言。请原谅她。』
 
  佩佩朵声音低沉。
 
  「好。我不会在意。」
 
  不想害佩佩朵伤心,罗夫随口带过。
 
  『谢谢,罗夫。』
 
  「那我要走了。大姐姐也要加油。」
 
  『好的,祝你平安,罗夫。聊天很快乐喔。一定要小心,不能勉强自己。』 
  接着就听不到声音了。
 
  「可以跟大姐姐说话,我也很高兴!」
 
  避免被魔物袭击,观察周围的状况后,回到同伴们的身边。
 
  当他跟佩佩朵高兴聊天的时候,发生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哈哈,年轻的肉棒、美味的精液,可以满足我的雄性液体~」
 
  罗夫回去时,一个没见过的美人,正在呻吟。
 
  看起来是十几岁的女生。
 
  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曲线紧绷的腰部。不会输给胸部的大屁股。
 
  就算在骑士学园的女性中,也是数一数二,是个诱发男人性欲的女人,但怎 么看都不是人类。
 
  青色肌肤。羊角。恶魔翅膀。除了披风之外,身上没有其他衣物,只用白色 体毛遮掩。
 
  这个女怪物,骑在露出下半身的西姆身上。
 
  用可以清楚看见乳房的骑乘位姿势,摆动腰部。
 
  「罗夫……快、快逃喔喔喔喔、又要射了、啊啊啊、射了!」「
 
  西姆警告后,没过多久,声音虽然不甘心,脸上却是爽到极点,全身抽筋。 
  「啊、射精了。」
 
  罗夫说了,西姆全身松弛,动也不动。
 
  「呵呵、感谢招待……唉呀呀、有一个男生呢。」
 
  女怪物单方面把雏鸟骑士玩到晕眩后,慢慢起身。
 
  刚刚还插着肉棒的阴道,流出腥臭精液,沿着长有体毛的大腿流下来。 
  「还是个小男生哦……不过,我还没玩过这种小孩呢……大姐姐、要对你做 些很舒服的事呢。」
 
  女怪物舌头舔过嘴唇,靠近。
 
  「大姐姐、难道是淫魔?」
 
  问了,女怪物笑得很开心。
 
  「对喔。名字是诺拉。来这个世界还不久喔。」
 
  用奇怪的拉长语音回答。
 
  (来这个世界还不久,就是从时空的歪斜掉下来吧。等级是多少?)
 
  在心中咏唱咒文。这样也能发动体内的魔法道具。
 
  罗夫没有慌张。但有看到多多、华鲁卡,都跟西姆一样爽到躺在地上。 
  不知道是被突袭,或者是正面被击败的,自己这么弱,肯定打不过对方。 
  (看到等级了……靠,LV123!?打不过啊……不是说这里只有低等级 的怪物?)
 
  随着等级提高,每个等级之间的差别会更大。就算有四个LV30的西姆, 也打不过淫魔。把所有学生集合起来,也打不过。
 
  (如果是能打赢龙的大姐姐,应该能打赢淫魔……但有办法求救吗?) 
  只要联络,王妃肯定会放下工作赶过来,但犹豫了。
 
  自己虽然是用姿色当作女性的标准,但自己不能做出降低评价的行为。 
  (求救是唯一的办法……但西姆他们现在的模样,不能被看见。)
 
  输给魔物。
 
  如果这么不名誉的事情传了出去,那些滥好人的人生就完了。
 
  一生都会被人看不起。
 
  (幸好淫魔是女的……而且,还是个很强的女人,肯定很好干……如果靠我 唯一的才能,或许能躲过……)
 
  罗夫在心里咏唱咒文。
 
  不是使用看穿敌人等级的魔法,而是使用藏在首饰里的魔法。 那是生母送 给自己、无可取代的宝物。
 
  (【ニビョウキカクニン】!)
 
  取出首饰,宝石发出青色光辉。
 
  (淫魔的身体状况良好。应该有办法操控。)
 
  这个魔法,是确认对方的身体状态。
 
  根据对方的身体状态,首饰的颜色会发生变化。
 
  (想到可以安心下来,就感觉淫魔越来越可爱了……啊啊,在学校生活,没 办法打手枪啊。而且食物都很有营养,让胯下肿肿的……怎么看都不是危机。根 本是个发泄精力的好机会啊!)
 
  暗爽起来。
 
  下半身进入战斗模式。
 
  很想干眼前的淫魔。
 
  要干到她双脚发软。
 
  「怎、怎么了?笑得很阴险?你会被淫魔侵犯喔?对人类来说很不妙吧?至 今遇到的人类,都很讨厌淫魔喔?」
 
  「其他人是其他人,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不过,我讨厌被骑就是了。」 
  「别想逃喔?我可是很想把你榨乾呢。」
 
  距离只差几步,淫魔随时都会飞过来。
 
  「我不会逃。因为我是学校最弱的一个。抵抗也没用啊。」
 
  「哼~最弱吗?」
 
  「嗯。不过来强奸我吗?」
 
             (【ヌギヌギ】)
 
  在心中咏唱咒文。
 
  发动生母给自己的另一个魔法。设定是可以瞬间改变姿态,身上除了首饰之 外,什么都没有,是全裸的。
 
  「哇!吓到了……啊啊,那个首饰的魔法是让你全裸呢。」
 
  「是啊。话先说在前面,我不会使用有攻击性的魔法。这个可以给你保管。」 
  瞬间浮现警戒神色的淫魔,摇摇头。
 
  「看起来不是在说谎,就不用了……不过,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要不要把彼 此看成恋人吗?……这样也比较好玩。」
 
  淫魔微笑,毫无防备靠近。
 
  面对面,伸手。
 
  罗夫没有抵抗。
 
  淫魔把罗夫抱在自己的膝盖上,坐下。
 
  「这样很像在抱婴儿啊。」
 
  「小男孩,这样不是很好玩吗?可以帮你打手枪呢。」
 
  淫魔握住罗夫兴奋发抖的肉棒。
 
  「呵呵,很可爱的肉棒。跟外表一样,都是小男孩呢。」
 
  淫魔用刺激肉棒的手势,摸来摸去。
 
  跟女人没两样的柔软手掌,摸肉棒感觉超爽的。痒痒的。
 
  「小男孩吗……?」
 
  「怎么?」
 
  「没什么。我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大姐姐继续吧。很爽。我想像个婴儿一 样,吸大姐姐的胸部。」
 
  罗夫抬头。
 
  朝着塞满视野的巨乳前端,竖起嘴唇。
 
  「可以吸这么棒的胸部,太爽了。」
 
  淫魔巨乳的肤色跟人类不停,看不出下垂的弹性超棒,宝石般的美丽肌肤超 棒,这对巨乳很完美。而且,不是处女,是个引诱男性的婊子,这点更棒了。 
  乳头颜色比肤色更深,第一次吸这么诱人的乳头。
 
  「嗯……好好吃。」
 
  肌肤跟体毛。淫魔外貌跟野兽差不多,却没有臭味。飘出让身心放松的甜美 气味,看不出对性行为的畏惧。
 
  享受这种体香,吸着有如糖水的乳头。缩起脸颊来吸,把乳头吸在嘴里,用 舌头转来转去。
 
  「嗯嗯……讨厌……小男孩真是的……哈啊……人类的婴儿会这样吗?」 
  跟女人一样,兴奋起来了。
 
  淫魔被爱抚敏感部位,脸颊的青色肌肤更深了。
 
  「应该不会。婴儿不知道性行为啊……我像是个婴儿在吸,但这是用嘴巴爱 抚的行为。这样呢?吸、吸。」
 
  先松口说话后,又用力吸乳头。
 
  「是没错啦……啊啊、嗯嗯嗯、这样吸……很敏感的。」
 
  一边吸,一边用舌尖转动乳头,淫魔的翅膀拍来拍去。
 
  打手枪的手停了下来,抬头喘气。
 
  「小男孩、很常吸胸部?……哈啊……哈啊……鸡鸡这么小,却很会吸胸部。」 
  「真丢脸……吸、吸,淫魔大姐姐玩过多少男人?」
 
  「来这边的日子还不久、嗯、哈啊啊……应该玩过将近一百人吧。」
 
  也就是吃过将近一百根肉棒的意思吧。
 
  「一百人啊……我虽然也干过女人,但数量差很多啊……不过,听到淫魔大 姐姐称讚,还是很光荣。」
 
  「啊、果然不是处男了……外表像个女孩子,身体也没有肌肉……哈啊、哈 啊、人类不喜欢这样吧?」
 
  「我跟普通的小孩不同啊。不过,大姐姐也很爽,感觉不赖吧?彼此都有经 验,就可以更爽了。」
 
  朝另一边的乳房伸手。
 
  超过手掌好几倍的青色巨乳,开始轻轻抚摸。
 
  从根部往前面顺向、逆向抚摸,注意不要碰到乳头,在外侧摸来摸去。乳房 表面浮现血管,肌肤开始出现鸡皮疙瘩。轻轻抓住开始揉。
 
  「哈啊……哈啊、啊啊、感觉好麻、要摸的话、乳头也……整个胸部都痒痒 的、嗯嗯嗯~」
 
  淫魔眼神陶醉,喘气也乱了。
 
  吸在嘴里的乳头,一直没有摸到的乳头,都变得僵硬,乳房也更加膨胀。 
  感觉像是随着快感累积,乳房也会变大。
 
  「大姐姐、手停下来了,继续啊。我很久没爽了。我想让婊子诺拉打手枪啊。」 
  「哈啊……抱歉、小男孩……只有我一个人享受、现在重新开始……咦?」 
  看见肉棒后,淫魔张大眼睛。
 
  「怎么回事?跟刚刚完全不一样……?」
 
  爱抚胸部感到兴奋的人,不是只有淫魔一个。
 
  自己让淫魔兴奋起来的成就感,以及嘴巴跟双手传来的快感,让肉棒勃起了。 
  「又粗又长……简直是巨根了……哈啊、哈啊……看起来好诱人……从根部 到龟头……光是看就让我兴奋了。」
 
  淫魔吞了口水。
 
  没有把罗夫当成小孩,而是看成对等、甚至在这之上的眼神。
 
  「这太犯规了……外表是个小孩,却有这么棒的东西……」
 
  「要给我干吗?要在诺拉的淫穴里面抽插吗?」
 
  直接喊了继续帮忙打手枪的淫魔名字。
 
  「淫、淫穴?竟然这么说阴道……小男孩到底有多色呢?……哈啊、哈啊、 够了喔……如果我自己开口的话,不就失去淫魔的自尊了吗?……哈啊、哈啊、 又热又硬……」
 
  淫魔打手枪、喘气。
 
  逞强,却很喜欢巨根。
 
  看起来很从容,却偷偷看着抖到像是快要把手弹开的肉棒。
 
  「啊啊……前列腺液、要射精了吗?哈啊、哈啊!」
 
  淫魔盯着膨胀到快要破裂的龟头,前端流出汁液。
 
  「嗯……哈啊……诺拉帮我打手枪、快射了……射出精液。」
 
  「啊啊……又烫又臭的精液吗?」
 
  「隔了几个月的射精,一定是黄色的……浓稠精液。」
 
  「啊啊……黄色的……这个巨根、要射出黄色的浓稠精液呢。」
 
  淫魔轻轻摩擦尿道口,用力摩擦肉棒。轻重缓急的手法,让肉棒更硬。 
  「射了、诺拉……让淫魔打手枪射精……射了!」
 
  睾丸收缩,感觉精液冲过尿道。
 
  「射出来……啊啊、小男孩的浓稠精液、射出来……射给我看……!」 
  淫魔大喊,加速打枪。
 
  协助精液喷出的淫乱手法,让整根肉棒爽到弹起来。
 
  「看好了、诺拉……这就是我的射精……射了!」
 
  直接喊了淫魔的名字,没有抗拒冲动,享受射精。
 
  咻咻!
 
  因为慢慢被挑逗的关系,性欲累积到极点。
 
  精液撑开尿道,出现头晕目眩的快感。
 
  精液从尿道口喷出。
 
  「啊啊……好、好棒、哈啊、哈啊、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射精。」
 
  被吸着一边乳头,另一边乳房被抓住的淫魔,死死盯着巨根射精。
 
  「好臭、黄色的……啊啊、好黏……从没看过这种精液……这些喷进阴道的 话……哈啊、哈啊、身为淫魔的我、一定会沉迷的……」
 
  很有气势、间断喷出的精液,让淫魔陶醉喘气。
 
  「好爽……比起自己打枪,让漂亮的女人打手枪果然更爽……还能同时吸这 么棒的胸部,太棒了。」
 
  让视野一片空白的灼热感跟快感。
 
  「好棒……设了这么多……却没软下去呢。」
 
  淫魔的脸蛋跟胸部都弄髒了,却看着继续抖个不停的肉棒。
 
  「我虽然很弱,但肉棒可不同啊。就像女人说甜点是装在另一个胃,我就算 没有压抑欲望,射个一次也不会软的。因为我干了很多人妻啊。」
 
  趁着淫魔呆呆欣赏射精的时候,绕到淫魔背后,让她趴在地上。
 
  「诺拉,屁股抬高。」
 
  就像面对情妇那样,直接喊了淫魔的名字,用力抓住淫魔的屁股抬高。 
  「哈哈、刚刚压榨我同伴们的精液,却还流出这么多的爱液……让我吸胸部、 帮我打手枪、看我射精,有这么兴奋啊。不愧是淫魔。淫乱程度果然不是吹的。」 
  稍微打开被爱液弄湿的大腿,让淫唇完全露出来。
 
  「看起来很好吃的淫穴,根本是在诱惑男人,光看就想插了……诺拉想被我 干吗?一晚就能吃掉一百个男人的淫魔,很想吃肉棒吧?」
 
  抓住肉棒根部,黏着精液的龟头前端摩擦阴唇。
 
  湿透、发出甜美香气的阴唇,跟龟头摩擦的时候,抖了一下,屁股摇晃。 
  「一、一个晚上是什么意思?我是说至今玩过的男人,数量达到一百人喔? 就算是淫魔,一个晚上也没办法百人斩的……啊啊、停下来、肉棒动得这么色… …我、我才不想要……我是个淫魔……竟然要哀求一个正太……」
 
  淫魔很不甘心、却哼出屈服於欲望的呻吟声。
 
  「哈哈、是总共一百人啊?那我就是千人斩。一个晚上最多干了83个人妻。」 
  「咦咦咦咦!怎么可能!?」
 
  淫魔睁大眼睛。罗夫用龟头爱抚,让淫魔屁股抖个好几次后,进行说明。 
  「这是我妈妈的教育方针。世界有一半是女的,只要把女人就能过活了。教 了我很多……而且人妻让我干了之后,还会给我很多零用钱……我可是千锤百炼 啊。」
 
  「这、这根本不是正常的教育……而是把你养成色魔吧……」
 
  「算是吧,诺拉好好享受吧,乖乖迷上我的肉棒。」
 
  停止爱抚。
 
  跪着让腰部跟淫唇的高度一样,龟头埋入不停流口水的淫唇里面。
 
  「咿咿咿咿!不要进来!放过我!」
 
  淫魔竟然会抗拒性交,让罗夫歪着头。
 
  「不用怕。是怕我会趁机替同伴报仇吗?只要你快点爽到翻白眼,就没人知 道他们是输给你了。」
 
  「我、我才不是说这个!你、你这个比淫魔更色的人类……这会害我离不开 你的……喜欢自由跟性交的淫魔,迷上人类就太丢脸了。」
 
  「别担心,诺拉既然是个淫魔,好好享受就够了。」
 
  屁股抗拒摇晃。罗夫用手指抓住张开。肉棒埋入女体中心。
 
  「咿咿咿咿!进来了……都说别进来了……我会道歉、很抱歉攻击你的同伴、 我会立刻离开、不会过来这里了、所以、别干我了!」
 
  「免了。我也感到很爽,很想干诺拉的淫魔小穴。」
 
  跟淫魔的上下关系颠倒过来了。
 
  自己掌握了主导权,把淫魔的求饶当成耳边风。
 
  「啊啊啊啊~~!不、不要……插到最里面了……!」
 
  整根肉棒插入,淫魔趴在地上、抬起背部。
 
  「啊啊……被撑开了……又热又硬的肉棒、进来最里面、阴道变成肉棒的形 状、哈啊、哈啊、抖个不停、让整个阴道都跟着摇晃……又粗又长、里面一直被 顶到了!」
 
  淫魔结合部位流出大量爱液,大腿跟罗夫的下腹部都弄湿了,淫魔流口水张 大眼睛。
 
  「骗、骗人、快高潮了、光是插入就快高潮、明明对手是个人泪……啊啊啊 啊~!」
 
  淫魔的青色裸体发抖。
 
  「肉棒被夹得好爽!小穴夹得好紧、高潮的震动太棒了。让淫魔高潮,我很 有成就感,精神面很满足。」
 
  「怎么会……我这个淫魔、光是被插入就高潮了……哈啊、哈啊、为什么你 没有高潮……小高潮……虽然只是小高潮、竟然能忍耐淫魔的阴道……你不是忍 很久了吗?」
 
  「插没几下就射、太难看了吧……要射的话、等你翻白眼再射……我会一直 插啊。」 这么说后,开始摆动腰部。直接对准子宫口抽插就好了。
 
  「不愧是淫魔诺拉的小穴,清楚我肉棒的价值,张开嘴巴欢迎啊……流出这 么多爱液、缠得很紧、就像是一堆蚯蚓缠住肉棒。肉襞每片都贴着不放、把肉棒 吸进里面……太爽了。」
 
  把龟头往外退出到极限,接着抓住屁股用力插入,爽到扬起嘴角。
 
  「肉棒要退出时,子宫口就吸着不放……好爽……诺拉也很爽吧?」
 
  感觉到射精冲动,开口询问。
 
  「才不舒服、哈啊、啊啊、小穴肉襞每片都麻掉了……啊啊、舒服到快晕了 ……还是第一次这么舒服……哈啊啊、果然……我开始堕落了……」
 
  「不想被干的话,就一辈子自慰啊。把这一次当作自慰的配菜也不错吧?被 我干得死去活来……我要射进里面了……!」
 
  淫魔远超出一般女人的阴道,让肉棒达到极限。
 
  睾丸收缩,射精冲动涌现。
 
  「我会比刚刚射更多……射了、诺拉……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我会对你中出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0-27更新.